视觉暂留

一切同人产出禁止转载

夜战

·短刀+女审神者

·审神者有夜盲症←然而这个设定作者自己写到后面已经吃没了

·短刀全员确信犯注意((

·说好的6-1图clear祭品,谢谢你们但是6-2也别再沟了好吗;A;

·既然被窥屏了就再立一个flag:短刀队什么时候从6-2捞出来明石什么时候再写一篇,另外再追加一篇明石相关


·这篇拖了这么久就是因为写崩了


夜战


“嘿哟!”将最后的薙刀一击破坏之后,队长厚藤四郎想要招呼大家继续往前的时候才发现审神者不在身边。

“怎么了,大将?”练度远高于兄弟们的药研第一个发现了审神者的异样,女性站在离他们稍远的地方,单手扶墙,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三个月间女性战历上的出战数已逾万,所以对方显然并不是因为初上战场而慌乱不安“身体不舒服吗?”

“……不,没事。”女性朝向完全相反的方向摇了摇头,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她扶着墙几乎是一步一挪的样子完全没有说服力,下一刻短刀们已经全部都围了过来,脸上多多少少都带上了紧张的神色,审神者顿了一下,最后只好妥协了似的补了一句“只是有点看不清而已……放心吧。”

“看不清?”身后的药研几乎是立刻就抓到了重点“大将你夜盲?”

“……呃,算是吧,不过没那么严重啦,”女性一边努力找话敷衍一边暗暗有些懊恼自己的大意。

本城的采光和照明是自己特意调整过的,手电筒之类的东西也一直放在随时能拿到的地方,就算之前在战场上遇到的夜战一般也不会持续太久,还从未出现过现在这种夜战连战的情形,不过现在唯一的好消息是只是看不清楚,到还不至于到什么都看不见的地步。

“那个、要、要回去吗?主人看上去有点、可怜。”抱着小老虎的五虎退怯怯地说,像是感觉到了主人的情绪,他脚边的小老虎也凑近过来,围着审神者打起了转。

“没事没事,还没到那种程度啦,”女性赶忙摇了摇头,弯下身对他露出了一个安抚性的笑容“就是有点看不清楚路,只要慢一点就行了……你看,呃、”结果话音未落就好像踩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啊,真对不起,我——”

“那个,如果、如果、主人看不见的话,”五虎退停了一下,明亮的金色眼睛眨了眨,伸手轻轻拽住了女性的外衣“我可以牵着您的手吗?我、我能看得很清楚!”

“诶、”还没等女性反应过来,身边的短刀们就好像被提醒了一样纷纷抢着开口。

“就是这样的呀!交给我们就好了♥!”

“没错啊,大将,我们可是粟田口的短刀,就算没有太刀他们那么高大,但是保护大将绝对不成问题!”

“是呀是呀,请交给我们吧!”

“一定会好好保护主君的!”

“安心交给我们吧,大将。还是说,动不了的话,抱着您也可以。”

“抱就不用了!”女性半是自暴自弃地握住了五虎退的手,有人领路果然比自己摸着墙一步一挪要强得多了,虽然眼前还是一片模糊,但是好像却逐渐安心下来了。

“主人,……很紧张吗?”在身边配合着自己的步伐的五虎退突然开口“那个,因为手抓得好紧。”

“啊抱歉抱歉,”女性有些不要好意思想稍微松开手,但是却被握得更紧了“会疼吗?”

“不会,”少年仰起脸,笑容看起来天真又无害“主人,我非常开心。”

“去那边了哟!”似乎是上面传来了谁的招呼声,应该是发现了敌人吧,“请您、主人请在这里稍微等一下。”身边的少年松开了手,不远处的灯笼发出浅黄色的光落在出鞘的短刀上,亮得有如明星。

光芒随着短刃挥落的动作如同流星一般一闪即逝,几乎同时迫近的大太刀来不及发出哀嚎就被击成碎片。

“那个,呜,久、久等了,”女性闻言忍不住抬手摸摸了他的脑袋,少年停顿了一下,重新牵起了她的手。

牵着手穿梭在深重夜色覆盖下狭窄昏暗的小巷,身后还有一波一波执着的追兵,简直像是时代错误的奇妙逃亡剧,女性的脑中突然冒出这样不合时宜的想法。


“唷!卡住了!”

巨大的敌刀卡在狭窄的巷子进退不得的样子看上去十分滑稽,和似乎连移动都十分艰难的敌刀相比,身边的短刀动作轻盈而敏捷,几乎每一击都能直中要害。

“看我的!”

“喝——!”

“……!?——!”闪着红光的短刀不知何时窜了出来,冲着审神者直直地冲了过去,意识到很可能躲闪不及的女性立刻护住了要害,但是预料内的冲击和疼痛并没有出现。

“大·意·了·呢。”

和碎裂声几乎同时响起的是熟悉的声音。

“没事吧,秋田!?”

“啊,啊是的,”粉丝头发的少年转过身,一边回答一边伸手大概是想把刚刚溅到脸上的血擦掉“主人您有没有受伤?”

“没有……”审神者把对方掉在地上的帽子捡了起来然后轻轻地扣到了对方的脑袋上“不过你再乱来就不知道了。”

“……这样说……太狡猾了。”


“……呼哈、哈、”女性抬起头,这个位置已经可以看到敌军的大本营了,再稍微撑一下,一鼓作气打过去应该没问题。不过,审神者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虽说短刀们一直非常注意,但是大概是因为不能骑马再加上视野受限连带的负面作用,体力消耗是平时的两倍可能还多。

“烦死人啦~”

橙发的少年轻巧地从拐角转了过来,大概是突然到了开阔些的地方,身后追着的大太刀倏地拔出刀横扫过来,卷起的风堪堪掠过女性的衣角,审神者用最快的速度向侧后方跳开准备躲避接下来的一击,但下一秒就已经双脚离地。

“哎呀♥真是的!”看起来身形单薄的如女孩子一般的少年抱着她轻松地跳了开来,灵巧地跳上屋顶拉开距离之后,然后半真半假地抱怨起来“纠缠不清可是会被淑女讨厌的呀♥呐,是不是呀主人?”

“……”大太刀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跳到屋顶上的乱藤四郎,好像突然失去目标一样漫无目的地挥着刀。

“哎呀,主人的心跳很快呀,”似乎刻意压低的声音钻进耳朵“那我们两个人,做点更加乱来的事情吧?”

少年单手压住帽子,动作轻巧地一跃而下。

“你这种家伙,最!讨!厌!了!”


“诶?想要奖励?”

“是的,”

“嗯!”

“不、不可以吗?”

“是~的~”

“……如果主君不会觉得困扰的话。”

从爱染那里听说过这里有很有名的店,这个时间回去本城里的大家应该也都休息了,那么带他们去吃点东西做奖励应该不过分吧,审神者想。

“当然。”

女性点点头,微笑起来。

——敌军本阵就在眼前。

评论(1)
热度(55)
©视觉暂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