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暂留

一切同人产出禁止转载

·平野藤四郎×女审神者

·修炼相关,有私设

·一亿年没动笔,已经不会写人话,所以非常短,又扯又烂

·顺便写这个的BGM是星间飞行【没人想知道



“加贺是个很好的地方,如果跟主上您在这里一起散步的话,我想您一定会很高兴的,”写到这里,平野藤四郎停了一下,又看了一眼房间里的花——夜色之中浅静静地绽放着浅紫色花朵几乎是现在这间洁净朴素的临时居所里唯一的装饰品——然后又添上了一句“……我还在这里发现了非常美丽的花,温柔又坚韧,就像您一样。”

又将写好的草稿反复看了几遍,确认剩下的就是将写好的内容誊抄在信纸上之后,...

一叶知秋

·乱藤四郎×女审神者

·作文比赛死线前两个小时速成品


一叶知秋


“嘿哟~主人在吗~嗯~?那我进来咯~?”

门被拉开的时候卷着被子的少女还有些昏昏欲睡,虽然中午睡得很好,但是身体抵不住被秋日午后闲适懒散的气氛的诱惑,迟迟不愿意从温暖的被窝里起来。

伸手摸了好几下才发现眼镜不在枕边的女孩子眯了咪眼睛才看清了模糊的身影。

“……乱?”

“是~的~!”对方回答的时候已经将门重新关好,动作敏捷轻巧地靠近过来“我们在玩捉迷藏啦~所以说~!主人能让我在这里躲一下吗?”似乎看到了对方的迟疑,少年双手合十,靠着棉被的边缘跪坐下来,笑着眨了眨蓝色的眼睛...

刀剑乱舞+真剑修罗场(压切长谷部+长谷部诗雾ver 上)

注意事项:


刀剑乱舞的付丧神→审神者兼刀匠←真剑的JK异性向修罗场xover注意

坦率的人性解放系,高浓度玛丽苏

虽然作者会尽量努力控制【不过如果控制得了我就不开小号了好吗,但是角色绝对会不同程度地往她觉得爽的方向OOC

此篇内容是压切长谷部→审神者兼刀匠(性别女)←长谷部诗雾

如果能接受的话:

http://renxingjiefangzhuanyong.lofter.com/


密码是:我已经认真看了注意事项,被雷我自己负责←这句话的字数(不含标点)×7,三位阿拉伯数字

·明石国行×女审神者

·当初说好的明石大大本丸着任贺文,现在明石大大已经76级了【所以你还真好意思说咯

·撒糖的日常

·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因为自己给自己过生日写贺文简直太惨了所以谁说我写得不好我就要咬她了

·感谢苏太太的结尾,否则我又要坑了【高高举起



审神者是在自己的私室的沙发上发现明石国行的。

如果是执务室倒也算了,毕竟对于对偷懒极有心得的明石国行来说,整个本城里确实也没有什么地方比采光适宜通风良好执务室更加合适,更何况这是审神者工作的房间,因此几乎不会有人来打扰。

——但是这里...

いくら时流れて行こうと

·平野藤四郎+女审神者

·有审神者年幼时能看见妖怪的特殊设定注意

·普通的日常小甜梗,题目是播放器随机ry

· @赤い花嫁 白い恋人 好太太生日快乐,好久没动笔写生贺了最近三次元被虐成狗仓促成文质量捉鸡见谅,希望你喜欢><


いくら时流れて行こうと


——“禁忌有三。”

熟悉的闹钟铃声响了起来,女性努力地睁开眼睛,眼前并不是自己居住了数年的公寓房间,而是一间对一个人来说有些过于宽阔的和室。宁静的室内能听得到庭院里传来的窸窣声响。

虽然已经醒了但是身体的疲倦感似乎尚未完全消退。要再...

被炉、蜜柑、雪景趣

·不要吐槽那个三题落语一样的题目,才不是因为看了《文学少女》呢!

·压切长谷部+明石国行+女审神者【然而我并不会写JK

·吐槽日常,并不是修罗场

·灵感来源于明石大大那个欠揍至极的远征迎接语音【深沉,回来的如果是长谷部感觉分分钟要打起来【明石单方面被打

·出了就写的供品,我是个言而有信的人【抹脸

·明石大大的粮食,好少哦,饿成尸体【啜泣啜泣



被炉、蜜柑、雪景趣


蜜柑。

蜜柑。蜜柑。蜜柑。

空气中充满了甜甜的柑橘香气,剥好的蜜柑被整齐漂亮地摆在不远处的盘子里,堆成了一个好看的金字塔形...

夜战

·短刀+女审神者

·审神者有夜盲症←然而这个设定作者自己写到后面已经吃没了

·短刀全员确信犯注意((

·说好的6-1图clear祭品,谢谢你们但是6-2也别再沟了好吗;A;

·既然被窥屏了就再立一个flag:短刀队什么时候从6-2捞出来明石什么时候再写一篇,另外再追加一篇明石相关


·这篇拖了这么久就是因为写崩了


夜战


“嘿哟!”将最后的薙刀一击破坏之后,队长厚藤四郎想要招呼大家继续往前的时候才发现审神者不在身边。

“怎么了,大将?”练度远高于兄弟们的药研第一个发现了审神者的异样,女性...

月见酒

·三日月宗近+幼女审神者

·三日月是我本命,然而我并不怎么会写他、_、

·都是我的错咯

·我也想吃和果子【打滚哭闹


月见酒


等到悄悄溜出来的女孩子发现自己不是唯一一个在深夜里跑到院子里的人的时候,对方已经发现了她,有着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振之名的三日月宗近看着她,月色下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对她说:“主哟,到我身边来。”

女孩子在原地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听话地靠了过去,然后拘拘谨谨地坐在了他身边。大概是做好了被说教的心理准备,在发现三日月并无此意,而且还将身边的团子递了过来示意她可以随意享用的时候,女孩子还是发出了小小的欢...

秘密

·同田贯正国+幼女审神者

·猫、猫以及猫

·作者并没有去玩猫colle

·作者真的没有去玩猫colle


秘密

“是吗,主君没来过,……也没看见什么小猫,好的抱歉打扰了。”

门口青色头发的青年点了点头,然后礼貌地道歉离去之后,同田贯正国有些无可奈何地向着身后开了口:“好了,已经走了,出来吧。”

“噢!”藏在后面的女孩子嗖地丢开被子砰哒一声跳了出来,然后飞快地跑了过来一把掀开放在他身边几乎从不离身的赤色头盔“好啦,你也出来吧!”

“喂!?”看着掀开的明珍之盔下面冒出来的毛绒绒的白色小脑袋,同田贯吃了一惊“什么时候放进来的!...

蝶与鸟

·宗三左文字+幼女审神者

·深刻地认识到了我不会写宗三,但是到底还是挣扎着作了个死

·而人作,就会死【一具尸体.gif

·我觉得宗三哪里都不对(


蝶与鸟


宗三左文字能感觉到身后的视线,他闭上了眼。

一直以来,他习惯于各种各样的视线,欣赏的,厌恶的,更多的是包含贪欲的,但是这视线似乎并不包含任何感情,只是单纯地在“看着他”而已。

视线小心翼翼带着试探的意思,视线的主人似乎是在努力隐藏不想被他察觉,但是反而显得越发明显,在这座几乎都是付丧神的本城里,这样的视线只可能属于名义上这座城和它们的主人,那位过于年幼的人类。

您...

©视觉暂留 | Powered by LOFTER